移动版

违规担保、债务压顶 *ST飞马实控人疑似'金蝉脱壳'

发布时间:2019-07-31 07:30    来源媒体:金融界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ST飞马(002210)(行情002210,诊股)实控人黄壮勉违规担保涉及的资金不止于几家贸易公司,并深陷大量借贷纠纷,资金规模惊人。接近*ST飞马的人士赵涛(化名)透露,为了扭转不利局面,黄壮勉尝试了各种努力,包括多次试图寻找资金来拉升*ST飞马股价,以缓解资金链崩盘的局面,避免股权质押爆仓,但上述努力均化做泡影。“2019年1月底以来,与*ST飞马有业务合作的人士一直联系不上公司实控人黄壮勉,市场传言黄壮勉已经‘跑路’到境外。”

对此,*ST飞马未正面回应黄壮勉是否“跑路”,仅称公司独立于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同时,黄壮勉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公司会及时予以关注,并严格按照相关规定进行信息披露。

涉及违规担保

懒财金服投资者提供的投资记录显示,该名投资者曾投资上海长然发行的理财产品。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该产品的还款来源有两方,上海长然经营收入为本项目第一还款来源,项目担保方上市公司及实控人的经营收入为第二还款来源。风险措施为某上市公司、实控人及配偶提供无限连带兑付保障。

巧合的是,2019年4月,*ST飞马披露一系列诉讼,其中就包括上海汐麟以金融借款(担保)纠纷为由起诉*ST飞马、飞马投资、黄壮勉及妻子洪琰,涉及金额1.5亿元。频繁为上海长然提供担保的正是*ST飞马及关联方。

长期关注*ST飞马的资本人士杨进(化名)指出,上海汐麟为懒财金服的资产端。上海汐麟成立于2016年2月26日,股东为自然人刘曦、王巍,法定代表人为王巍。上海汐麟公布的邮箱与懒财金服的数家关联方一致,公司手机号码关联微信号为懒财金服客服。

多家上市公司曾卷入与上海汐麟的诉讼。其中,金贵银业(行情002716,诊股)2018年12月披露,公司认为实际控制人私自利用上市公司的名义为关联方融资违规提供担保,上海汐麟明知上述担保未履行金贵银业董事会、股东大会等法定程序,且未公告,独立董事没有发表同意的独立意见,不符合公司法和金贵银业公司章程规定。在未经金贵银业追认的情况下,仍然借款给金江地产,公司认定担保无效,公司不应当承担担保责任,但最终需以法院判决结果为准。

*ST飞马的回复大致一样。公司称,在与上海汐麟的诉讼中,对方提交了一份盖有公司公章的担保合同。经自查,公司未发现前述事项的用章审批手续、内部审议程序记录。

杨进表示,通过上市公司违规担保方式借款给实控人,*ST飞马实控人黄壮勉得以掏空上市公司的。根据*ST飞马公告,已经披露的上海汐麟诉讼飞马国际的涉案金额为1.5亿元。此外,2018年末,公司涉及未决诉讼41起,案由主要为金融机构借款、商业承兑汇票、买卖合同纠纷、连带责任担保等,涉及诉讼/仲裁本金合计为37.96亿元。

赵涛(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黄壮勉通过挪用上市公司资金或者上市公司违规担保获取资金,可能主要用于市值管理、偿还债务利息。此外,可能被挪作他用。不过,*ST飞马方面否认黄壮勉存在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的行为。

“黄壮勉挪用的资金可能被用来买卖*ST飞马的股票,防止股价暴跌引发股权质押爆仓。去年下半年大跌期间,黄壮勉和公司管理层买入大量‘暗仓’,试图拉高*ST飞马股价以自救。”赵涛指出,资金也有用于偿还股票质押贷款和其他负债利息。公司大股东飞马投资质押率一直很高。按照质押时的股票价格,质押总市值曾达到100多亿元。按照券商和银行一般质押率为30%到40%计算,飞马投资仅仅股票质押贷款就长期维持在40亿元左右。此外,*ST飞马可交换债规模达到8亿元。加上其他债务,按照7%左右的利率计算,飞马投资每年的财务成本支出在5亿元左右。2014年以来,连续4年多的利息支出预计高达20亿元以上。

实控人疑似“跑路”

赵涛透露,2019年1月底以来,与*ST飞马有业务合作的人士一直联系不上公司实控人黄壮勉,市场传言黄壮勉已经“跑路”到境外。

为扭转不利局面,黄壮勉尝试了各种努力。赵涛称,黄壮勉之前多次试图寻找资金拉升*ST飞马股价,试图缓解资金链崩盘的局面,避免股权质押爆仓。

因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而停牌近5个月,*ST飞马于2018年8月13日复牌,复牌后公司股价遭遇多个跌停。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相比于8月13日-16日多个交易日交易量在百万元规模,换手率最高才0.03%,8月17日交易量突然放大至6.71亿元,换手率飙至5.68%。但当天仍以跌停收盘。

“卖盘力量实在太大,找来的配资无济于事。”赵涛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连续跌停之际黄壮勉试图通过翘板托住股价,但未能成功,更多的资金夺路而逃,引发严重的踩踏效应。“连续跌停之后,黄壮勉试图通过再次停牌争取时间。2018年8月21日,*ST飞马通过一个收购预案申请停牌。直到2018年9月26日,*ST飞马才宣布终止重组并复牌。”

复牌当日股价继续一字板跌停,第二日才从跌停价拉起,当日成交量达到15.7亿元。2018年10月8日,*ST飞马披露控股股东可交换公司债券未能如期兑付,股价继续暴跌。屋漏偏逢连夜雨,随后*ST飞马的形势再度恶化。2018年11月13日,*ST飞马卷入一系列诉讼。2019年1月28日,*ST飞马公告称,控股股东质押股份跌破平仓线。2019年1月30日,*ST飞马发布业绩预亏公告,2018年预亏17.5亿元至19.5亿元。

多米诺骨牌的倒掉最终烧向公司及管理层。2019年2月13日,公司总经理黄汕敏质押股份因为爆仓被动减持。2019年4月29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ST飞马2019年4月30日公告称,因公司聘请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6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2019年4月29日开始,因飞马投资融资融券业务违约,中信建投(行情601066,诊股)开始强行处置*ST飞马股票,导致飞马投资持续被动减持*ST飞马股份。

随着*ST飞马股价逐步下跌,平仓盘不断涌现,公司高管纷纷减持,相关债权人则将*ST飞马、飞马投资和黄壮勉告上法庭。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